奸商老王

爱薛洋

学这个太太(图二)的一个沙雕视频p的盾冬,超可爱,推荐去看hhhh~@

  根据这个我突然想到如果当年晓星尘跨三省抓薛洋,然后......
薛洋:“你抓薛洋和我薛成美有什么关系?”
晓星尘“??有点道理?”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【宋晓薛】梦里不知身是客

这是我中午做的一个梦,文笔不太好就只是想单纯的记下来,因为是梦所以有很多地方剧情不太完善甚至是莫名其妙,之所以写这么长是把细节都写了出来,如果有那个太太能看到并喜欢的希望能把它写的好一点,谢谢~
ps:有不是魔道里的人物 ,似乎是现代的,但也有原著的剧情
      薛洋觉得自己最近遇到了一个“大麻烦”
薛洋抱着胸低头和小女孩大眼瞪小眼。小女孩鼓着一张脸,不服气的瞪着他,薛洋叹了口气说“我真的没有逃学,我已经过了上学的年龄了,我就是长得年轻”
      他复活晓星尘后,恢复了宋岚的自由。带着一身的伤跑到金家。金光瑶拼死拼活的把他救活的代价就是,薛洋废了,简单地说他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松自如的运用鬼道了,每用一次都会有巨大的代价。但薛洋惊奇的发现,自己能够看到旁人身边围绕的鬼魂,有好有坏,有被他们害死的来报仇,有的是他们所助的来报恩。
      但这能力并没有什么卵用,薛洋还是废了,他如果继续停在金家绝对会被人以各种理由所诛杀。金光瑶在江南一代的水乡置购了一套院子,让苏涉将薛洋暗中送过去。一开始薛洋靠着自家“老父亲”的生活费过得悠闲自得,直到有一天,他家隔壁来了个小女孩……貌似还是个学霸,自从她看到薛洋每天都悠哉悠哉的瞎晃悠,就产生了“奥,原来这个大哥哥也和我一样自己一个人在外上学,就是老不好好学”本着父母说的“爱学习的宝宝才是好孩子”的理念,她决定要拯救这个“误入歧途”(bushi)的小哥哥。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。
      薛洋觉得他有些头疼,想他薛洋向来随心所欲,闯了祸也有金家护着,什么时候这么无奈过?看着小女孩似乎根本就没有走的意思,薛洋烦躁的咂了咂舌,不耐烦的绕过她,飞速超自家走去,丝毫不理会后面的叫声。
      下午,薛洋打开没看见那个小女孩,松了口气后,朝着他们这的一家糖果铺走去,好容易走到后,去发现店长有事不在,薛洋看着那紧闭的大门,气的差点砸门,自从复活并离开晓星尘后,薛洋噬甜(尤其是糖)的程度不减反增,一点没有糖,他的心情总是会烦躁。
“喂!”薛洋回过头,发现又是那个小魔王,“给你!”小女孩递过来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布袋子,“什么啊?”薛洋结果打开一看是一袋子的糖,他总吃的那种,当年晓星尘每天送他的那种。薛洋愣住了。“我看你每天都吃这种糖,好奇就买了,结果发现太甜了,就一直放在包里,我放学看你站在这,一看大门关着的,就知道你今天没糖了,反正我也不爱吃,就送你了。”薛洋盯着那袋糖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模糊。他小声说了一句“谢谢啊。”小女孩没听见他说什么,就问“你说什么?”薛洋说“没什么,就是问你叫什么?”小女孩看了他一眼说“我父母不让我在外面说自己的姓,你就叫我阿葵吧~”
      葵 ,向阳而生 .......
      自那以后薛洋就和阿葵熟悉起来了,阿葵还是天天跑到他家念叨着什么哥哥你要好好学习,不然以后连糖都吃不上,然后塞给他一包糖,薛洋每次都会笑的吊儿郎当的拿一颗糖丢到嘴里看着他,目光温柔。
      这一天的薛洋发现自己废的还不彻底,应为他还会飞(。。。。)换个高大上的名字轻功。于是在自己家的小院里一个人飞来飞去,听着耳边得风声成了他的另一个兴趣爱好。直到有一天.......
       “能不能....”
       “不能!”薛洋感觉自从碰上阿葵之后,他的小脑阔就聪明了许多,每天都在和她斗智斗勇。“那你教教我呗。”阿葵瘫着一张脸对薛洋说,但是眼睛却亮的惊人“那你能不能带我飞一次啊?”薛洋扶额,无奈道“我现在的情况不太稳定,我可不敢带你个小破孩去冒险。把你摔了你爹妈不追着我砍?”薛洋觉得在自己说完这句话后,他都能从阿葵那张面瘫脸上看到沮丧和失落。(  薛洋:不知所措jpg)
       再后来,阿葵依旧天天带着糖来找薛洋,只不过从天天催着洋洋学习变成了.....
   “哥哥带我飞!”
    薛洋“........”
      在薛洋再一次狂奔甩掉阿葵躲在一个拐角后,他看着阿葵左右看看,然后朝着另一边跑去后,如释负重的松了口气,想你大爷薛洋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?
“呵呵,小兄弟很烦恼吧?”身后突然想起一个声音,薛洋猛的转过身抽出随身带的小匕首指向来人。只见一个笑容和蔼的老人站在他背后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      薛洋警惕的看着他“你什么意思?”“没什么意思,我可以帮小兄弟解决这个麻烦”薛洋看着他,抿了抿唇,这人身上的气息让他很不喜欢,而且周身一股子怨气弥漫,总而言之绝非善类。“小兄弟,我看你一人居住在这,没个人照应,似乎也没什么稳定的工作,你看着小女娃也烦人的紧,你要知道这世上没孩子的人多了去了,有的是人愿意花大价钱去换一个小孩,你看......”薛洋看着他冷笑一声“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?她是老子的妹妹,我乐意被她烦你管得着吗?”薛洋看着眼前人那快要挂不住的笑脸,接着到“而且,”薛洋将手中的匕首猛的插入身旁的墙壁“老子他妈的平生最恨的就是人贩子。”说完后就转身离开不再看那人一眼。
      “哥哥!”薛洋有些无奈的回头,去看到阿葵一身狼狈,似乎是刚刚在追他的时候摔了一跤身上都是土,手掌和手肘上有些擦伤,头发也乱了。阿葵看着他,眼里似乎有了几分委屈。薛洋叹了口气走过去把她抱起来,带回家给他擦药,在擦药的时候,阿葵有些抖,却不像寻常的小女孩一般喊疼。
      薛洋给她擦完药后,蹲着看她,半晌无奈的叹口气“你想玩的话,等你伤好后我带你飞一次?”阿葵听见后抬起头,眼里亮晶晶的“嗯!”薛洋有些无奈,到底还是败在这个小魔头手里了。薛洋牵起他的手准备把她送回她家,刚打开门,薛洋看到那次那个人贩子老头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他,他的身后是两具凶尸!
      薛洋猛的关上门,用尽全部的力气摁着门板,另一只手颤抖着将门栓死,他随即蹲下紧紧的抱住了阿葵,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,他不怕死,但他怕她有什么不测......
      “哥哥?”
      “丫头,你不是想飞吗,哥今天就带你玩,打你要答应我,不许出声,听见没有?”阿葵见他的神色难得严肃,连忙点了点头。薛洋将她抱起,用手臂牢牢的锁着她,从地上一跃而起。
      “宗主,有人找您”金光瑶听见侍从的话后,略带疑惑,是谁这个时候来找他?可等他来到那人跟前时就不太淡定了
      “成美?你怎么来了?不是让你躲好吗?还有你怀里的是?”这一次薛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计较那个称呼,他走向金光瑶“小矮子,帮我个忙。”他把睡着阿葵交给金光瑶,金光瑶接过看了一眼,有些惊讶“神权家的人?”
      “有个人一直在找她,还想要把她拐走,那人看着和蔼,但周身一股子怨气绝非善类,小矮子你知道这小丫头的来历就一定知道那人是谁吧。”金光瑶看着他“成美,那人来头可不简单,他是世人眼中的慈善世家,收养了众多无家可归的孤儿.....”
      “但那是表面,他怨气那么重,一定不简单,奥对了,他还可以操控凶尸!”
      金光瑶看着他,眼中尽是复杂“成美......”“小矮子,帮帮我吧,我一定得去,我不想让小丫头有什么失误,而且,我这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不是?”
       “......你可想好了?”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叹了口气,唤了苏涉来,嘱咐他把阿葵平安送到神权家,待苏涉离开后,他转身进了密室,拿来一样东西—— 一管笛子。笛子与夷陵老祖的鬼笛陈情有几分相似,但在笛子的末尾有一朱红色的点。薛洋接过后转身“谢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成美,那晓星尘和宋岚呢?”薛洋身子一顿又复向前行,就在薛洋出了门的一瞬间,金光瑶听到一句轻飘飘的话传来“我不欠他们了”
        “哎,你听说了吗?薛洋没死,又出现了!”
       “啊?薛洋没死,那金家当初不是说......”
       “嗨,金光瑶的话你也信,我可告诉你,薛洋不紧没死,又杀了人个满门!就京中的那个,人还是个慈善世家,总会收养一些孤寡老人啊,流浪儿,和弃婴之类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嗨哟,那这薛洋可真不是人!”
        “谁说不是呢.......”
义城
       晓星尘站在院子里听到宋岚的消息后一言不发。他醒来后,宋岚告诉了他自杀后八年里的事情,也告诉他薛洋拼死复活他的事情,他不知道他对薛洋是什么感情,他喜欢义城里那个少年,所以在知晓真相后无法面对现实选择了自刎,知道八年过去,他复活后他依然不知道他对薛洋究竟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,他得知他身死的消息的那一刻,觉得快要呼吸不过来,心里的某处疼得厉害,但在得知他没死,还又杀了人家满门的消息后,他愤怒,但不可否认,他还有些窃喜.......
     “星辰,我想去找他问清楚”“什么?”晓星尘的思绪被打断,他疑惑的看向宋岚“我在你身死后,受他操控,被迫在义城陪了他八年,看着他日日为复活你而疯癫的模样,在他最后一次成功之后,他过来找我替我解除了控制,我看着他,感觉他变了许多,就是那种累到极致的感觉,所以我想去找他问清原由,我觉得......他现在不会像是随随便便杀人全家的那种。”晓星尘看着宋岚,垂在身侧得手攥的骨节发白,这么多年的挚友,他怎么能看不出来宋岚对薛洋的感情?晓星尘平复了心情后,对着宋岚笑道“我与你一同前去”
       二人最多次寻找后,最终在神权一族的院子中找到了薛洋,薛洋躲在桃花林中,看着院子里,眼中尽是温柔。晓星尘看着他,良久才唤了一声“阿......”“嘘!”薛洋将食指竖在唇前,却并未看向他们“别出声”晓星尘和宋岚二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发现是一个小女孩正在和她的家人嬉戏,小女孩笑的很开心。宋岚看了一会,忍不住问“你在看什么?”薛洋笑了笑“我在看我家的小太阳...”晓星尘看他的样子,感觉有些奇怪他上前一步“阿洋,你......”这时,薛洋忽然足尖一点飞离了这里,晓星尘和宋岚反应过来后紧随其后。
       在三人离开后,小女孩忽然看向桃花林“阿葵,你怎么了?”小女孩回头,抱歉的笑了笑“没什么,错觉吧。”
       晓星尘和宋岚追着薛洋来到一个地方,当他们停下来时,发现这里是义城。薛洋背对着他们打量着这里。“薛洋/阿洋?”薛洋转过身看着他们,忽然就笑了,一如当年初见时的意气风发,他说“道长,还有宋岚,你们可别忘了我呀...”随着最后一个字薛洋倒在了地上。周身的土地皆被鲜血染红。
      “薛洋/阿洋!”
金麟台
      正在与客人笑谈的金光瑶突然看向门外的天空,喃喃了一句“成美?”
      数月后,金麟台揭开了那所谓的慈善世家的真面目,以收养孤儿老人为名,将其当做炼制凶尸的材料与试验品,甚至为了有足够的怨气,当着那些母亲的面摔死她们的孩子后,将其虐杀致死(有民间传言,死去的婴儿与孕妇的怨气最为厉害)。此消息一出,百家哗然。
        “事情就是这样。”金光瑶看着眼前的两个人,低头抚摸着薛洋留下来的那管笛子“晓星尘,成美自从经历了你的事情后变了许多,他为了救你,灵魂受到了重创,我废了多大的力气才保住了他的性命,当时他活是活了,但不能再运用鬼道,一旦用一次就会损害他的寿命。但是因为你,他变得害怕失去温暖,所以他才会为了阿葵去拼死再次使用鬼道的能力来保护她的平安。”晓星尘听了后,眸中死寂一片,良久他开口“那他还会回来吗?”金光瑶听了后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向门外走去“若是晓道长害怕成美再次回来祸害人间,那么晓道长大可以放心,成美救了你之后,那剩下的魂就经不起折腾,此次一别,即是永生,世间再无薛成美。”
     emmmm完了,我的梦其实就是一个晚上而已,但没想到写出来耗了挺长时间,也没怎么写过文,所以文笔不太好,也不会排版,可能人物有ooc吧,请多见谅,梦里我是上帝视角所以知道是宋晓薛,可能那阵子磕的粮有点多?

         奥,那你就怀疑去吧,对不起我也喜欢陈瑶小姐姐,人长得好看演技好我超喜欢人家的岳绮罗,病娇小萝莉贼带感也爱吃糖,up主把她剪成洋洋某种意味上也很贴合啊,你不喜欢我们洋洋就不喜欢,别这样说好吗,我们洋洋有的是人喜欢,就你sd组高风亮节,品格高尚?我们洋洋坏怎么了,坏我也喜欢他,就这你怀疑人生,那你的人生肯定没什么亮点。
    
在b站上刷性转视频看到一条弹幕,我这个人一般咸的很,看文也不爱留言就收藏,要不是最近太太们的情绪低落,我觉得我能咸到世界末日都不说一句话,但我看到这条弹幕是真的生气,如果你觉得我说的过分的话,那我很抱歉哦,毕竟某些人说我们洋粉怎么来着“三观不正”?

金光善.......不是...岁月对你做了什么??!

新一任女装大佬——允爸爸!
我jio的男人骚起来真的没有女人的事儿了。。。。。😳😳😳

有才。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苏沐秋:“千机伞是让你这么用的?!”
哈哈哈哈哈哈

小fuafua✧*。٩(ˊωˋ*)و✧*。